夏季大草原,牧民杀羊手法娴熟,不流一滴血,分分钟把羊剥光掏空

  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羊肉串在这个喜气洋洋的季节里充满了年味,弥漫了芳香,有关它的歌声更是勾起人们对幸福的向往。

  p3.qhimg.comt01cf639cee0e9036a5.jpg

  只有在吃这个纠缠千年的问题面前,一切文化的壁垒都得以消融。应该说,羊肉串在本地的流行与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春晚的一则小品有关:当1986年光头的陈配斯与他的老搭档朱时茂表演了令人捧腹的小品《羊肉串》后,无疑是做了它的促销广告。

  p5.qhimg.comt01471fb5320a378859.jpg

  宰羊有自己的一套,首先把羊在干净的草地上放倒,平躺,然后用刀子在胸口下部剌一个二寸多长得口子,注意不要把胃剌破。

  p6.qhimg.comt014dafeb1cc05010df.jpg

  怎么杀羊才正确?用手伸进腹腔用手指捅破胸隔膜,再伸进胸腔,用手指在脊椎骨附近勾到主动脉血管,将其拽断。为使血快速流入胸腔,可用手捂住羊嘴,使其窒息。

  p7.qhimg.comt01a347ff19f427f37f.jpg

  揣皮子,先中部,再上部尾部。注意不要把皮子揣破,也不要把皮肉留在皮子上,将羊皮与四个蹄子分离。

  p8.qhimg.comt0148a55f6905fa4ad6.jpg

  用刀子把腹部剖开,将羊肠子和胃拽出。将四肢插进胸膈膜的口内,使胸腔形成斗状,以便把羊血集中在胸腔内。剔羊肉,先剔四肢,不要剔的太干净,一半都要留在骨头上。

  p8.qhimg.comt0103baaff24a5d36e1.jpg

  羊肉串文化传至中原,已经少了许多西域本身的意义,取而代之的是这种文化的传播者自身的特制。

  p7.qhimg.comt0115f0593f473e4552.jpg

  等到杀羊的师傅割了几刀取羊蛋蛋的时候,我们都感觉自己的蛋蛋好痛,那一刀刀的感觉,真的是蛋疼了啊。

  p0.qhimg.comt012a17e510670f46c9.jpg

  羊肉区别于牛肉,羊肉更细嫩,也更有嚼劲。其实很多人沉迷于羊肉,不只是因为它那独有的膻香,更多的是着迷于那种肉中夹筋、筋肉相连的口感。再配以鲜红的辣椒粉、增香的孜然,羊肉烤至呈现酱褐色,就可以鲜香扑鼻的满载食客们期许的目光端上桌来。

  p1.qhimg.comt018b1ce7d65fe0340d.jpg

  成长中,始终有些东西烙印在我们的记忆里恒久生辉,也有些东西我们抛弃的无怨无悔。若干年后或许我仍旧清晰记得此事,抑或是早已淡忘。但我愿意去铭记住这一刻我所触碰到的生活,所目睹的精神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